首页 两性专栏不知节制地索要了三天三夜 啃老儿子差点逼疯父母

不知节制地索要了三天三夜 啃老儿子差点逼疯父母

骑士大人 2021-02-10 11:54:21 0 464

“闺女啊!你快来救救我们吧!你哥哥他不知节制地索要了我们三天三夜的钱啊!我们哪里还有钱给他了啊!你快来啊!我们快被逼疯了!”手机那头父母绝望的求救声,让文雅的心里一惊。

距离上一次她爸妈主动给她打电话,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,文雅本以为那是这辈子与他们的最后一通电话,却不想这才半年他们就打电话来求救。

文雅有一个比她大三岁的哥哥,叫文颂,按照文雅的话来说,这么诗情画意的名字放在他身上真是暴殄天物。

文爸文妈从小就疼自己的这个大儿子,对他可谓是有求必应,要什么给什么,都到了比溺爱还严重的地步。

而文雅就不一样了,在家里她是最不受重视的那一个,因为文爸文妈重男轻女,简单来说她的人生就像《欢乐颂》里面的那个樊胜美一样,有一个啃老哥哥,有一对不公平的爸妈。

文颂从小就被爸妈惯坏了,受不了人间疾苦,大学毕业后出去工作没有几个月就跑回家,让爸妈养着,典型的最不上进的那种“啃老族”。

而文雅在考上大学以后就一直半工半读挣取自己的学费,她上大学以后从不问爸妈要钱,因为她知道只要一开口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女孩子家家的上什么大学,早点下来工作结婚生孩子就行了。”

文雅其实知道她那时最大的价值就是找一个有钱的人家嫁了,然后把彩礼钱如数上交给自己的父母,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指望过他们。

那个时候她虽然知道爸妈并不在乎她,但还是经常回家看他们,时不时的带点东西,她一直觉得自己和父母的关系虽称不上亲密,但至少感情还在。

直到六年前她大四那年她爸妈提出了一个条件,让她退学回家定亲,原因就是男方给的钱合适,而她哥正需要钱结婚给女方彩礼。

用妹妹的定亲钱给哥哥交彩礼钱,这怎么也说不过去,再说文雅马上就要毕业了,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前途毁于一旦。

当时她极力反抗,他们把她关在屋子里面不让她出来,那时文雅就发誓,如果逃出去了,自己一定不会再回来,她意识到,自己在父母眼里,是一个可以随时用来换钱的活生生的工具,根本就不是女儿。

她想尽了办法最终还是逃出去了,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想过要回那个家,虽然文爸文妈最后来学校里面闹,但最终还是回去了,因为这件事情他们不敢张扬出来。

文雅毕业之后一边找工作一边干兼职,才勉强把自己的生活费赚出来,在一次打工的时候她认识了现在的恩师和老板,让她有了工作机会,也让她有了自己的富裕生活。

自毕业到工作的这三年里面,她从没主动联系过他们,都是他们一直联系文雅,表面上嘘寒问暖,实际上都是想要钱。

文雅因为工作出色,这几年挣的钱不少,但她也不是傻子,她那时候刚给自己买完房子,手里没有多少钱。

但是念在他们养了自己十几年,还是把手里的钱给了,一开始一两千,到后来一两万,一直持续了两年多,文雅渐渐发现,他们越来越变本加厉。

她忽然意识到,他给父母的这些钱,或许被他们间接给了别人,于是她主动回了家,发现她的啃老哥哥竟然还和爸妈住在一起。

而爸妈要的那些钱都给了他,让他在外面花天酒地、不务正业,文雅这下只剩下愤怒,而文颂见她回来了,对她只有一番挖苦,说她翅膀硬了,就敢不回来了。

言语间,文雅终于知道她爸妈打的什么主意,想让她替文颂买房,因为文颂要娶媳妇,没有房子不好看。

文雅当时就笑了:“想要房子自己去挣啊?问我要钱,你算什么男人?”说完之后她就从包里掏出一张卡。

“这卡里面有十五万,再加上我这两年多给你们的钱,没有三十万也差不多了,想来你们养我的那十几年也没给我花过这么多钱。”

“现在我一次性还清,以后你们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。”说完文雅头也不回的就走了,而她的爸妈只捧着那张卡喜笑颜开。

这半年文雅没有再接到父母的一通电话,她这才彻底对他们断了念想,从她离开那个家的那一瞬间起,她就是独身一人了。

今天咋然接到这个电话,她还愣了一会儿,问清又是来要钱之后,她果断的挂了电话,并且把他们的号码拉黑。

人这一辈总是要做选择的,既然他们选择了觉得能为他们“养老送终”的儿子,那就不要再妄想着还有个女儿能帮衬着他们。

发表评论